DSE前席,選科問題:唐老師過去少少分享

近來,有唔少同學對自己大學選科,或對前路感到徬徨,有感於此,度係做少少分享:

讀左學左既野真係唔會白費的。我以前既理想係做記者,覺得拎住部機四處走,走在世界最前線好型,結果埋頭苦幹讀書,明明是理科生,卻在語文方面下苦工,尤其英文生字背個滾瓜爛熟,中一己經學人睇英國文學名著”簡。愛”,frankenstein…The old man and the sea 什麼的等等等等要(當然宜家好多都。。。退化了),中學時期的學校校報全是我的筆跡,連 SCMP young post 也有登我寄去的文章,出版時,全校全級也見到自己的名字和學校名,也一時成為校內風頭人物。

第一位男友,也是生果日報的編輯。也不知道是喜歡他的身份,還是他本人。(可想而知我對記者充滿多麼的憧憬)最後得賞所願,大學畢業後入左報館(敗報),結果現實同理想完全兩回事。。。。

被行家整頓,辛苦採訪的資料被編輯修改,這些不能出,那些不能用。。。相片拍完不被採用,沒有休息,斷六親,沒有音樂,沒有練琴,也沒有朋友,只有行家,拍擋。敵人,死屍,飛人,偷拍,被人討厭的目光(做街訪不斷被拒絕)等等等。。。每天在壓力下趕死線,跑新聞,拍照,寫筆記,記下所有見過的人的名字,電話,做自己不想做,不願做,做著覺得這樣不對那樣不對,再這樣做不知對不對的工作。。。

最記得某次跟突發組到鯉魚門採訪一單荷槍實彈的新聞,第一次身歷其境,全場的警車,救護車,連直升機也出動了的”大單野”。一邊覺得興奮!終於可以做”大野”了!另一邊卻心大心細,如果遇見有槍的匪徒,我的生命會有危險?警方還有槍,我用我的槍 (單反機)反擊嗎?!這可不是拍戲。。現在回想,不知道為何採訪阿頭會派我們這些 green heads去的!

做左一年,我覺得自己成長了得多,係採訪跳樓者新聞時,我學到了對方哭過死去活來時,我仲要好冷靜咁用方法去知道死者咩事死,做乜跳樓,同時想辦法影佢地慘樣既相。雖然好唔鐘意,但要做呢份工,就要做到最好。

一年,係行街時,我永遠有部細機跟身,見到議員,見到明星,就拎張reporter pass 出來,隨時問切身問題。。學到警覺性。所以我宜家其實唔鐘意集明星郵。好煩,明星只係我地既宣傳工具,放左工,一樣要有自己既時間,空間。(所以我好憎Celline 既親媽咪,you manipulate  your daughter to make money, and take away her childhood!)

一年,我學到team work, 真正既大 team work, 上至總編輯,排版,發行,下至開門執報紙既姨姨,每個人都會對你既工作發出重要效果。唔好睇少任何職位。執報紙既姐姐如果亂執一通,我地永遠無辦法最短時間內搵到要搵既資料。趕死線,每一個step 都好重要。

最重要係,我學識獨立。非常獨立。多次一個人完成所有必要繁重工作,公司不會愛鍚女孩子,同樣要幫手背多支鏡頭,大機通街跑的。 同樣大大聲地問候你祖宗十八代的。(一個好好既EQ訓練)

最後,在付出自己青春體力,自己身體健康,同無晒朋友,家人既相伴時間後。。。一晚深夜,我訓唔著,走出廳。望到黑暗中,家中久久未郁動過的鋼琴…百感交集,眼淚忽然落下:

身體好攰,心靈亦好攰。。同第一位男友既感情亦唔好下,(點會好,無時間相處),回想起自己為做呢個職業,呢個好型既 title 同使命感,之前咁多年既努力讀書。。。付出等等。。。為乜時。。。喊左好耐好耐。。。因為太忙,日日跑,趕,做,而迷失了自己。。就係果時,我做左個決定。

而宜家,我好清楚自己選擇既路無錯。雖然也有辛苦,攰既時候,但我做得快樂,我做既野,對得住自己。我將以前communications 學既野,完全用得番出來,出publication, leafletc, ad design..movie editing, News value, what the audience want..etc..只要有文字既杝方,就需要呢D skills。

人生成長需要時間,有時有D 野急唔來的。順其自然吧。努力當下,做好手頭上的工作,到適當的timing 來到時,自然會有答案。同學們讀書,練琴,考DSE既都加油!努力裝備好自己,你既選擇自然會比其它人多。

Advertisements